0685_a5221

.630shu.co,最快更新悠悠情不眠最新章节!

十多分钟后,季越泽的助理就急匆匆的送来了一套女装,放下女装后,就想看看是哪个女人在季越泽家里,按理说,季越泽和白依妍分手了,他没有这么快就找上别的女人啊,难道,老板偿到了女人的滋

味后,就开始花心了吗?

季越泽不给她探查的机会,直接让她走人了,提着袋子,走进了白依妍的房间,扔在床上:“赶紧换上,陪我去吃饭。”

“谢谢!”白依妍感激不己,看见季越泽把门关上了,她赶紧换衣服。

现在是冬季,天气寒冷,幸好这一大袋子的衣物里,什么都有,还有一套很保暖的白色长款羽绒服,和一双冬靴。

准备的还真是周啊,让人好感动。

长发早就吹干了,此刻,白依妍穿着白色的羽绒服和一双高跟靴子走出来,她肌肤很嫩白,在白色羽绒服的衬托下,更泛着一种少女般的晶莹剔透感,很清纯,也很俏丽。

季越泽眸光在她的身上停了两秒,随后,淡漠着语气:“走吧!”

白依妍安静的跟在他的身边,一路到达停车场。

季越泽看着她安静的没有以前那么吵闹,竟然有些不习惯。

“怎么不说话?”他也不是一个很会制造气氛的人,当两个人都沉默时,车内就有一种僵沉到令人滞息的气氛,让人烦闷。

与你一起的时光室内居家少女治愈养眼写真

“要我说什么?”白依妍表情愕了一下,没想到他竟然会要求她主动说话。

“随便,难道就不想向我请教一下怎么做一个女明星吗?”季越泽淡淡的扯了一个话题来聊。

“想啊,可是个男的!”白依妍抓住重点。

季越泽烦燥的一拧眉:“别忘记了,我以后就是的老板,要好好想想,怎么跟我说话,跟我相处。”

“哦,那我以后说话会客气一点!”白依妍立即机灵的笑了一声。

“还有呢?”季越泽觉的这远远不够。

“还有什么?”白依妍眨了眨乌黑明亮的大眼睛,一时难于理解他的话意。

“讨好我!”季越泽犹如大爷一般的给了她一个眼神,让她自己好好的体会。

白依妍美丽的小脸略僵,她细细的思索着他这句话的意思,然后红着小脸问:“公司里的女明星,一般都是怎么讨好的啊?”

季越泽没想到她竟然如此的迟钝,果然不是一个当交际能力的材料。

“她们一般都会想办法来对我以身相许!”季越泽故意的捉弄她,就想看看她的反映。

白依妍表情又是一僵,没料到他竟然会说的这么直接,她皱起了眉头:“那肯定跟们公司所有的女明星都有一腿了吧,这个老板当的还真值了,们公司都是出了名的女明星呢。”

季越泽原本是要为难她的,可没想到,这个女人就是一根筋的在想事情。

听到他这样说,立即就觉的他好像跟很多的女明星都有染了似的。

“我想可能误会我的意思了,并不是她们想以身相许,我就会答应。”季越泽不得不认真的纠正她的错误想法。

白依妍轻笑了一声,带着怀疑:“是吗?可我觉的,没有理由拒绝她们啊?她们又漂亮又年轻,又是一个正常的男人,要是拒绝,那肯定就是不正常了。”

“白依妍,哪只眼睛看到我不正常?”季越泽瞬间就想到刚才在浴室里发生的那一幕,产生了很不好的联想,难道是因为这个女人看到他垂着的样子,就觉的他不正常了吗?

“呃,别误会,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在假设。”白依妍吓了一跳,压着内心那一抹酸酸的滋味。

“哼!”季越泽一脸不爽,幽眸侧过来扫她一眼,总觉的这个女人就是在怀疑他。

白依妍见惹他不高兴了,她有些沮丧的垂下了脑袋,自嘲道:“如果说公司里的那些女明星,都瞧不上的话,那肯定也瞧不上我的。”

“我可没这样说。”季越泽听到她这自暴自弃的话,眸色微僵,立即就开口解释。

白依妍依旧自嘲道:“就算不说出来,我也已经看出来了,我根本就入不了挑惕的眼睛。”

“不试一试,怎么知道结果?”季越泽喉结滚动了一下,想到刚才在浴室里发生的事情,他突然就觉的身体有些火热,随之声线也低沉暗哑了几许。

“还用试吗?我们在一起那么长的时间了,如果真的对我感兴趣的话,我们早就…”白依妍突然羞赧的说不下去了,那些话,太羞人了。

季越泽眸色又微眯了眯,侧过头看着她:“不是说的吗?在协议内容上也强调过,没有的同意,我不能碰!”

白依妍美眸微微睁大了一些,随后点点头:“是啊,但那份协议还有效吗?”

“那我们就重新再签定一份吧,那份无效了!”季越泽也很想再改一改协议,趁早把那一条令他不爽的内容给划掉。

“怎么签?”白依妍有些好奇。

“签一份工作合同!”季越泽淡淡的挑了眉宇。

“那我就正式的成为公司的签约艺人了吗?”白依妍有些小开心的问。

“是!”季越泽点头,仔细的回想了一下公司的合同,上面好像没有特别的标明他不可以碰她的协议吧。

白依妍嘴角微微扬了起来,她没想到人生又拐了一个弯,并没有走向绝望的路,反而,又令她看到了新的希望。

“季越泽,怎么又愿意帮助我了?我还以为,我这辈子都见不到了呢。”白依妍感慨着问。

季越泽神经绷直了,似乎最怕她会这样问,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

“因为很可怜,我这个人又很有同情心!”季随便的答着她。

白依妍眨了眨眼睛:“我哪里可怜了?比我可怜的人还有更多呢。”

“哪来这么多的废话?”季越泽不喜欢她深究这个问题,冷着声打断她。白依妍立即就学会了闭嘴,不管怎么样,她觉的自己运气好像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