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动漫社app下载

..co,最快更新爱欲横流最新章节!

看手机屏幕里小儿子那痴情的小模样,封行朗狠狠的败了!

一句‘安安是小虫喜欢的人’,足够浇冷封行朗那颗爱子情切的心!

封行朗唇角蠕了又蠕,最终还是没能说出一句话来。

瞄了一眼挫败感十足的封行朗,丛刚接过了手机来。

“安安,小虫子是无辜的……要对他手下留情!”

丛刚这话是在叮嘱女儿,也是在安慰挫败感十足的封行朗。

“知道了爹地……要注意安哦!要小虫子爸爸再欺负,就告诉安安……安安就狠狠的揪小虫子的耳朵!”

丛安安一边跟爹地丛刚卖萌,一边朝一旁的小虫子怒瞪。

“不要担心爹地,爹地打得过小虫子爸爸!别担心了!照顾好自己,也照顾好小虫!丛刚安慰着打抱不平的女儿。

“爹地,那什么时候回来啊?安安好想好想。”丛安安软萌萌的问道。

“嗯……得看情况。要是顺利,三天后就能回!要是不顺利……估计要上一周左右!要是想爹地了,就跟爹地视频!一般这个时间,爹地有空!”

白纱萝莉的午休私房

被人惦记的感觉,还是挺温暖人心的,“爹地专门为留的时间!”

一句‘专门为留的时间’,着实把丛安安高兴狠了。

“安安的时间都留给爹地!爹地什么时候想安安,都可以给安安打电话!安安乖乖的等着爹地回来!”

刚刚瞪着封虫虫时,还一副小辣椒的戾气模样,现在一下子就变成了甜萌风的小棉袄。

听着丛安安这么卖萌,其实封行朗也挺想女儿晚晚的。可问题是这个时间点,应该是女儿晚晚睡觉的时间。早知道就给女儿晚晚也配个手机了。

挂断电话之后,丛刚朝沙发上挫败沉默的封行朗瞄了一眼。

“放心,小儿子皮厚实着呢……很经打的!”丛刚淡淡一声。

封行朗白了丛刚一眼,幽幽的叹了口气:“我家的小白眼狼……是真被们父女俩给喂熟了!”

“怎么听这话,像是我跟安安故意要坑儿子似的?”丛刚温声。

封行朗躺在沙发上,由衷的开始感叹:“毛虫子,说上帝这是在惩罚我么?自己的三个孩子,我宠之入骨……可现在呢,大儿子被姜酒折腾着;小儿子被女儿虐待着……简直就是把我这颗老父亲的爱子之心

,踩在地上摩擦啊!”

“还真是委屈了!要不这样吧,我明天走一趟默尔顿古堡,把封林诺逮回来,领他回家!”

丛刚缓了一下,“至于小儿子,等回申城之后,就把他领回去养!虽说我不是什么君子,但也不会夺所爱!”

封行朗默声盯看着丛刚,良久,才哼出一声来:“丛刚,跟那个阿里娅……究竟上没上过床?”

不但问得直接,而且还相当坦赤!

“……”话题冷不丁的跳跃,问得丛刚是措手不及。

“脸怎么红了?”

封行朗撑起上身靠近过来,“心虚的?”

“我……跟没跟她上过床,跟有什么关系?”丛刚反问一句。

“当然有关系了!万一她对怨怒太深,迁怒到我家诺诺身上怎么办?”

封行朗从果盘里捏了一个车厘子送进嘴里,边咀嚼边问。

“的意思是,让我不要掺和儿子的事情了?”丛刚不动声色的问。

“当然不是!”封行朗上挑着眉宇,“我是想让施展一下美男计,必要的时候,可以跟那个阿里娅旧情复燃滚到一张床什么的……等诺诺顺利把姜酒带出默尔顿古堡,再跟她翻脸!

怎么样,我的计划不错吧?”

丛刚隐忍着心头的不自在。其实他想说,不用跟阿里娅……那什么……他也能把封林诺和姜酒带出默尔顿古堡!

只是封行朗的话,像刀刃割在骨头缝隙里。

“好……那我明天试试!”

如鲠在喉的这句话,被丛刚轻描淡写的说出了口。

丛刚可以用寒冰瞬间封固住自己的内心!

“试试?”

封行朗的眼眸瞬间狠厉了起来,随后整个人都丛刚扑身过来,开始了他报复性的拳打脚踢。“狗东西……我就知道跟那个阿里娅有一腿!!还它妈的想试试?个为老不尊的家伙……女儿多大了……还想男女之间的那点儿破事儿!!那女人都生四孩子了……

还想给别人当后爸?!”

听了封行朗的这番话,原本冰封的心,再一次被暖化开来。

不是不在乎,只是在试探他?!

只顾着听封行朗谩骂自己了,忘记反抗的丛刚,被封行朗的一记左勾拳打到鼻血横溢。

看到丛刚被自己打到出血,封行朗立刻停下了暴戾行为。

“毛虫子……毛虫子……没事儿吧?丫死的啊?打也不知道还手?”

封行朗立刻将被他踹倒在地毯上的丛刚搀扶起来,又立刻拿来纸巾给他擦拭鼻间溢出的鲜血。

“我没事儿。”

丛刚看到封行朗手背上沾着他鼻间溢出的鲜血,他立刻接过纸巾自己擦拭,“去洗洗吧!”

“怎么流这么多血?我也没下狠手啊……”

封行朗看着丛刚的鼻血越溢越多,便有些急切起来,“毛虫子是不是真老了?这么不经打?”

“我没事儿……去洗洗吧!手背上沾到血了!”

丛刚知道封行朗很讨厌鲜血。会刺激他不好的身体反应。

封行朗立刻转身离开。不是去洗手间清洗自己的手背,而是走出套间的门,朝着走廊上嚷声呼喊。

“五颂……五颂……这里有医生吗?五颂……”

丛刚真没想到封行朗奔出去竟然是替自己叫医生的。

流这么点儿鼻血需要叫医生吗?完是一个棉球就能解决的事儿!

丛刚想阻止封行朗,可封行朗的嗓门那么大……

身穿睡衣的五颂立刻朝封行朗的呼声方向奔了过来。因为是上上客,所以五颂便将丛刚和封行朗的寝室安排在了他的寝殿同层。

“封总,找医生?发生什么事了?”赶来的五颂紧声问。

“哦,颂泰先生不小心撞门框上了,流了不少的血……”

封行朗当然不会说是自己给打的。这万一五颂跟丛刚是一伙的,那他岂不是要吃不了兜着走?

关键自己还有求于人!

“什么?颂泰先生撞门框上了?我进去看看!”

这理由,五颂真的很难相信。就任Boss颂的机警和敏锐,即便闭着眼,都不可能撞门框上。

当五颂进寝殿时,丛刚已经处理好了血污。鼻间也用东西抑制住了。

“颂泰先生,您没事儿吧?”

五颂见丛刚并没什么大碍,但肯定是流过血的。

“觉得呢?”

丛刚抬眸冷睨了五颂一眼,“没什么事儿就回吧,我要休息了!”

“哦,好。”五颂去收拾管家送来的夜宵餐盘。

“明天早上准备点儿肉食……封总不爱吃素”丛刚淡声。

“好。”五颂拿起夜宵餐盘便识时务的退了出去。

“毛虫子,真没事儿吧?”

封行朗还是有些不放心丛刚,毕竟丛刚也不年轻了。

“有事儿……给我打一顿么?”

丛刚一边反问,一边将手中的湿毛巾递给封行朗擦拭手背。

“平时打,跟个好战分子似的!今天打,怎么不还手啊?”

封行朗接过温毛巾把手背上的血滴擦拭干净。

“安安捏了小虫的脸……让打几下出出气呗!”

丛刚随意找了个借口,“省得一副愤愤不平的样子,总觉得我跟安安坑了儿子!”

“我有那么小心眼儿么?小孩子闹着玩而已!”封行朗信以为真。

“时间不早了,回房间休息去吧!”

“需要我扶进房间吗?”封行朗殷勤道。

“……放心,我腿没残!”丛刚淡声。

丛刚回自己的房间没两分钟,才刚躺下,封行朗就抱着被子走了进来。

“要干什么?”丛刚警声问。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万一晚上睡着了,鼻子大出血……会死人的!鼻子溢血可不是小事!”

封行朗直接将手里的蚕丝被丢上了床,“我守着!让睡个安稳觉!”

“……要守着我?”

丛刚唇角微抽:一个外面打雷都醒不了的家伙,竟然说要守着他,还让他睡个安稳觉?

“老子又不是女人,紧张什么?”封行朗嗤哼一声。

看封行朗横身躺下,丛刚连忙侧挪到床的边沿。

“这床比酒店的舒服多了……什么材质的?”

封行朗轻晃了一下腰身,“感觉像是乳胶和羽毛之类的材质结合在一起制造成的!”

“封行朗,我真不需要守着……还是回自己的房间去吧!”丛刚的一条长腿已经撑到了地毯上。

“毛虫子,站那儿磨磨蹭蹭的干什么呢?”

封行朗眯起眼眸,“丫的想把我支开……该不会是要半夜偷偷摸摸溜出去跟那个阿里娅私会去吧?”

“……”见赶不走封行朗,丛刚捞起蚕丝被便一声不吭的走了出去。

“还真被我说中了?真要去跟那个阿里娅约会呢?”

封行朗以为丛刚的逃离,是被自己猜中了不良动机后的心虚表现。“丛刚,要找至少也得找个年轻貌美的女人吧?选了一个老女人不说,还给她四个孩子当后爸,丫的缺心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