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羞草appios更新

“五姓余孽?”

商夏很明白,半空之中传来的那句“五姓余孽”指的是谁!

尽管那道声音对于商夏而言更为熟悉。

但步先生会是五姓余孽?

商夏其实更愿意相信这是步先生在被蓄意诬陷!

然而三位四阶武者之间的交战,声势何等浩大?

而这一代显然有着一座苍灵武修的秘密据点,商夏在那里思绪一时间陷入在混乱当中,可驻守在那里的长白圣地四阶长老梁双仁已然被惊动,并快速向这里赶来。

头顶上空的三色煞光尚未消散,商夏却已经脸色大变!

“坏了!”

如果说步先生刚刚在那尤殇以及那个黑衣人的联手围攻之下,还能勉力支撑,即便是打不过也能脱身而走的话,那么一旦有第三个四阶武者加入,步先生恐怕连最后逃生的机会都不会有了。

更何况刚刚虽然只是短短一瞬间的交手,商夏大致也能够判断出,无论是尤殇、步先生,还是那个藏头露尾的黑衣人,三人的修为大约都在初入四阶的水准罢了。

可梁双仁却已经炼化了三道本命煞光,赫然是一位修为达到了武煞境第三重的武者!

短发学生妹水手服裙摆飘飘

单论修为,恐怕梁双仁一人便有足够的实力单杀步先生!

此时商夏心中的自责已然突破天际,若非此番他坚持要带步先生前来,步先生也不至于陷入此番绝境。

尽管这当中有事发突然,商夏没有想到尤殇正在密会另外一位四阶武者,更加想不到步先生会在关键时刻犯下泄露自身气机这等堪称幼稚的失误。

但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商夏再后悔也没有用。

相反,现在更重要的反而是商夏要尽可能自行逃出生天,不让步先生拼命为他争取的逃生机会,从他手中白白溜走。

然而商夏不知道的是,便在梁双仁的三色本源煞光从驻地之中腾空而起的时候,原本正在与尤殇对付步先生的黑衣人,陡然如同孤注一掷一般,凝聚了身的本源煞,于半空之中凝聚成一座冰山,狠狠的向着步先生的头上落下。

步先生大吼一声,同样以双拳凝聚本源煞光凌空捣出,冰山在半空之中轰然而碎。

而尤殇却趁机以本命血煞侵染,很快便击穿了步先生的护身煞光,趁机凌空一掌拍在了步先生的肋下,便听得“喀啦”两声,显然已经断了两根肋骨。

步先生闷哼一声,在半空之中连忙抽身急退,同时防备黑衣人再次突袭。

这原本是刚刚尤殇与黑衣人二人之间配合老了的套路,可这一次步先生却忽然发现那黑衣人并未趁机上前,反而是一闪身退走,甚至隐去了自身的遁空煞光,落入了山林之中急速退走。

步先生尚未明白这其中的缘由,另一边的尤殇却已经再次冲了上来。

而且这一次这位苍灵武修一改先前进退有据的打法,一下子变得状若疯虎,一股与步先生不死不休的拼命架势。

到了这个时候,便是傻子都知道眼前的这个苍灵武修,与刚刚那个黑衣人之间,定然有着不愿为人所知的猫腻。

那个黑衣人在梁双仁出现的一刹那便急着退走,尤殇更是一副不死不休的架势,逼得步先生疲于应付,甚至连开口说话的机会都没有,显然是害怕步先生将刚刚的事情宣之于口。

这是要杀人灭口啊!

步先生心里已经明白,可偏偏自己却完没有一点儿办法!

眼瞅着另外一位苍灵武修,在千叶山脉上空划开横跨数十里的三色煞光,步先生已然近乎绝望!

三色本源煞光,那是修为达到了武煞境第三层,凝聚了三道本命煞才能够拥有的征兆。

“不行,一定不能就这么死了!就算是死,也一定要恶心到对方!”

步先生已然明了此番自己必死无疑,可就在这个时候,他居然犹自鼓动体内真元,驾驭自身凝聚的唯一一道寒霜煞,在半空之中与尤殇凌空连对一十二掌,每一掌都是硬碰硬!

步先生在受伤实力大打折扣的情况下,最为明智的选择原本应当是尽可能的游斗,这样才有可能在劣势之下坚持的更久。

然而在自忖必死的情形下,早死晚死对于步先生已然没甚分别,索性反其道而行之,至少哪怕是死也要死得爽利一些。

这十二掌对下来,步先生固然内腑遭受重创,半空之中连喷三口鲜血,可尤殇同样没想到对方居然这般刚烈,尤其是对方的掌法精妙,与炼就的寒霜煞相辅相成,居然能够侵入他的本源血气之中,令他在半空之中闪转腾挪出现晦涩,一下子便与步先生拉开了距离。

“不好!”

尤殇眼见得步先生口鼻溢出鲜血,可看向他的目光却透露着得意之色,顿时明白了过来对方要做什么。

“千万不能暴露自己与人接头的秘密!”

尤殇情急之下,甚至已经顾不得暴露自身的真正修为,原本如同血气一般的本命煞光之下,骤然间再次涌出一抹银灰色的光彩,纵使在血煞的覆盖之下,都难以将那一抹银灰色彩遮掩!

眼前这位苍灵武修赫然已经凝聚了第二道本命煞,而且看样子从未曾曾暴露,而是一直以武煞境第一重的修为显露人前。

然而此时事关自身隐秘,为了不在梁双仁面前暴露,他却也顾不得再遮掩自身的修为。

原本凌空张开的血色巨手,也在一瞬间染上了一层银灰色的煞光,而后五根血指陡然脱离,化作五根长枪,向着步先生飞射而至。

“你要杀人灭口……”

步先生其实只来得及说这半句话,尤殇的血指长枪便已经射来!

“尤兄手下留活口!此人居然能够找到此地,恐怕是知道些什么,且让老夫拷问一番!”

危急时刻,想要留下步先生性命的居然会是梁双仁!

然而尤殇又怎么可能答应,五根血指长枪虽然被步先生连续打爆两根,可第三根却是无论如何也避不开了。

步先生长叹一声,带着无尽的遗憾等待最后时刻的来临。

然而步先生等来的却是半空之中几声清脆的碎裂之音,以及一阵寒潮过境。

“你为何……”

尤殇惊诧到极致的声音传来。

原本应该降临的死亡并未如约而至,同样惊诧的还有睁开双目的步先生!

但随之更让步先生为之惊诧的,却是原本应当已经悄然离开,此时却又去而复返的那个黑衣人!

因为就在刚刚尤殇随后的三道指枪即将连续插入步先生体内的瞬间,居然就是黑衣人以三根玄冰剑于间不容发之际撞散了三道指枪,并随之共同湮灭成最为原始的天地元气!

玄冰剑?

尽管步先生在刚刚那一刹那是闭着眼睛,可此时却能够凭借着武道意志的感知回味刚刚那一瞬间的变化。

这变化让他猛然睁开了眼睛,目光带着些许期待,些许迟疑,些许兴奋,些许激动……

多种杂糅在一起的情绪,让步先生看向黑衣人的目光异常的复杂!

“他是谁?”

尤殇惊疑不定的向着去而复返的黑衣人问道。

然而不等黑衣人开口回答,长白圣地的长老梁双仁的煞光便已经横空而至。

“咦,什么人?这里居然还有一位四阶!尤兄,这二人是来伏击你的吗?”

三色煞光凌空而至,梁双仁一出手便分取步先生与黑衣人二人。

苍灵武修的修行体系更加注重血脉,特别是在武者进阶四重天之后,体内血气本源与煞气融合,武者出手之际本命煞横空,便不免看上去让人觉得杀气腾腾。

但随着苍灵武修在四重天境界不断的炼化本命煞光,提升自身修为,原本本命煞中沾染的血气便会不断的淡化削弱。

便如现在的梁双仁长老出手,煞气凌空之际,单看声势以及引发的异象,已然与苍宇武修差别不大。

四重天第三层的武者出手,哪怕是以一敌二,黑衣人和步先生这两位初入四重天的武者都不得不将部的实力爆发出来进行抵挡。

巨大的冲击波从千叶山脉上空爆发,将天空之中的云朵撕扯的支离破碎之余,还形成了极为明显的辐射状波纹,各色的煞光扭曲纠缠,就像是用各种色彩在这一片天空挥毫泼墨一般。

“嘿,两个苍宇武修,居然能够找到这里,便都不要回去了!”

梁双仁以一敌二犹自游刃有余,甚至还不忘向尤殇道:“尤兄,这二人当中不会有你认识的吧?”

毫无疑问,梁双仁不是蠢货。

在这个时候,尤殇悄然出现在距离驻地不远的地方本就可疑,况且还先后出现了两个不相干的苍宇武修,甚至还爆发了冲突,怎么看这其中都有让人费解之处。

梁双仁那句话既是试探,也是要给尤殇一个自证清白的机会。

“怎么会?”

尤殇冷笑一声,当即脚下遁光暴涨,身形急速向着步先生冲去。

“且让尤某先拿下这位不速之客再说!”

只不过这一次,无论是黑衣人还是步先生,都已经注意到,先前已经暴露了自身凝聚了第二道本命煞的尤殇,此时哪怕看似力出手,可展露出来的却仍旧是武煞境第一层的修为。

“哈哈,也好,此人已然被尤兄重伤,那便再交给尤兄便是!”

说罢,梁双仁果断对步先生收手,转而要专心对付黑衣人。

岂料,便在梁双仁转身的一刹那,原本已经冲到步先生近前的尤殇却突然转身,居然与近在咫尺的步先生形成联手,二人各自向着梁双仁的背后爆发出力一击!

——————————

凌晨还有一章,同时求一下新年的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