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app限制25次

   【 .】,精彩免费!

   平冀听到秦墨叫他,走了过来。

   两人坐在一处隐蔽的篝火旁,篝火的火光照在两人脸上,在他们身上闪烁不定,就像难以被捕捉到的虫子。

   篝火上,架着两根熟透了的烤玉米。

   不知是谁架在了上面,忘记吃了。

   烤玉米已被烤的外焦里嫩,玉米肉从金黄的表皮爆开,香气扩散到四周。

   秦墨蹲在篝火旁,取下两根烤玉米来,在手上颠了两下,将其中一根递给平冀,另一根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把这个交给神三。”秦墨边吃着,边从怀里取出一把发着蓝光的钥匙,蓝幽幽的钥匙,就像是水的波纹,看起来很是神秘。

   平冀接过钥匙来,有些呆愣。

   这……这可是神钥!

   墨叶也仅有这一把。

   “我估算着,也快百天了。”秦墨吃着,望着篝火火光,含糊笑道,“再过个八九天,也就过年了,到时神三团应该能借着上古入口开启之日,赶回天隐过个好年。”

  
棒针毛衣少女棚内冬日写真

   “钥匙就交给了,明天转交给神三团就行。”

   时间过得太快了。

   好似一眨眼,什么也没做,就从指缝间悄然流逝。

   若不是秦墨还记得日子,平冀都快忘了过年这事儿。

   是啊!

   再过几天,就是过年了,又是一年,转眼间,墨叶在上古战场也呆了三月有余。

   从初冬而来,快要到了冬末。

   “他们在哪里?”平冀好奇问。

   “灵长兽区,就是那个中立区域。”秦墨道,“也别惊讶,也不用多问别的,按照我说的去做就好,办这方面的事,最让我放心。”

   平冀确实惊讶的想问些什么。

   但秦墨提前堵住他的话音,他也就没再多问了,只是点点头。

   两人静静坐在篝火旁,秦墨啃玉米的声音,就像个老鼠,咯咯作响,很快一根玉米被他啃了个干净。

   他将玉米棒子扔进篝火里,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响起,伴随火苗的攒动。

   他拍拍手,站在起来,“好了,我该去铸剑场了。”

   “替我保护好晨婉和小双,也照顾好们自己。”

   平冀点点头,望着秦组长离去身影。

   他们早就得到消息,秦组长从南寒取回了天工神石,要前往洛神安排的铸剑场,替神家铸剑承霄。

   “组长,要是两天后,秦宗总攻,神三也是不小的战力,给了他们神钥,他们一定会出去,不给他们的话……”秦墨身后,突然响起平冀声音,他顿了顿,继续说,“不给他们的话,不一定两日之后,他们还能帮忙。”

   “我觉得,现在这么缺人手,就让神三这么离开上古战场……”

   “唉,算了吧。”秦墨停下脚步,他头也不回打断了平冀的话,“我答应好的,对朋友,就莫要失言了吧!”

   “再说……”

   “他们也够累了。”

   “不能因为他们中途放弃,就对他们有什么意见,他们曾经也是英雄,只不过不想再战了而已。”

   秦墨说完,就走了。

   平冀望着秦组长离去背影,在篝火的照耀下,那越来越没入黑暗的身影,也显得孤独无力。

   他始终是个坏人,也始终是个不错的好人。

   从墨叶大营出来,神樱牵着夜照神驹,正站在神城脚下,等着秦墨。

   她在和神巨灵聊着天,神巨灵两米多的身高,神樱站在他面前,颇有一种小屁孩的感觉。

   “不用!巨灵叔,我能照顾好自己,不用和我去。”神樱再三推阻神巨灵,“放心,我一定会平平安安的。”

   对这个大块头,秦墨一直挺熟悉的。

   他高大的身躯,也很难让人不注意到他,不管是交战还是平常生活,他总是跟在神樱身后,在战场中,若是神樱受到危险,他便总能及时冲上来。

   神家人都称呼他为:神家兵戈。

   寓意是:神家的守护神。

   神巨灵在神一团,一直处于很高地位,算是副团长级别,但这大块头却总是听神樱的话,就像神樱的跟屁虫,这次前往铸剑场,他也想跟着。

   可神巨灵乃是神一团主战力。

   两人自然没法同行,只得分开。

   神巨灵矗在那里,就像一块大岩石。

   他咬着粗手指头,低着头,憨厚的脸上,写满了‘不高兴’字样。

   “这是我给巨灵叔做的平安福。”神樱从包里取出一个红色的三角块来,上面绣着一个‘福’字,她让神巨灵低下头,给他戴在了脖子上。

   神巨灵好奇的把玩着平安福,在他手里,平安福就像一粒石子,很是渺小。

   “巨灵叔在前线,也要注意安全哦!”神樱嘱咐,“我们可是约定好的,还要看我手持神剑,威武霸气的样子呢,可不能说话不算数。”

   “嗯!”神巨灵重重点头,露出憨厚开心的笑容。

   他最为期待的,就是和小姐每次的约定,对他的人生来说,好似是仅有的难得快乐了。

   “还要一如既往,守护好神家呀!”

   “会的,小姐,放心。”

   神樱转身上了马,冲秦墨招招手,秦墨也跳上马,坐在神樱身后,替她驾着马绳。

   她回头看了神巨灵一眼,笑着摆摆手,夜照神驹随后快速奔跑起来,直到消失在夜色下,没了人影,神巨灵才一步三回头,不舍的回了神城。

   “那大块头,好像总是跟在身旁。”

   前往铸剑场路上,夜照神驹急速行驰着。

   因夜照神驹速度极快,两人也是共骑一匹马,耳畔能听到呼呼的夜风声。

   神樱回头瞪了秦墨一眼,哼了声,“这话幸亏没让巨灵叔听见,不然非要揍死不可。”

   “巨灵叔最讨厌别人叫他大块头。”

   秦墨抱歉的笑了笑,“巨灵叔,感觉和神家人不太一样。”

   “他就不是神家人。”

   “嗯?”

   “是爷爷在天隐市收养的孤儿,一个散修的孩子。”神樱语气低沉下来,“也知道,散修在天隐市,几乎没有活路,更别提养小孩了,巨灵叔还是幼儿时,就被亲生父母扔进了垃圾桶里。”

   “后来,爷爷就收养了他。”

   “他不是神家人,就一直受到神家族人排挤,本身又块头大,看起来像个异类,在神家也一直没朋友,说起来,我算巨灵叔唯一的朋友吧!”

   “所以,他一直喜欢跟在我身边。”

   “从我很小时,就这样,一直保护到我现在,我也很喜欢巨灵叔呢。”

   “不过,现在没人敢排挤巨灵叔了,因为巨灵叔太强了,哈哈。”

   两人一边赶路,秦墨一边听着神樱聊起神巨灵的往事。

   “既不是神家人,神家人为何称呼他为神家兵戈?”秦墨好奇问道。

   神家兵戈,这称呼可不是一般人担当的起的。

   神樱听到秦墨问话,也是微微一愣。

   这问题,好似把她也给问住了。

   “应该是……巨灵叔很强吧!所以能保护神家……”神樱疑惑的摇摇头,“说实在的,这个我也不清楚,自打我出生有意识起,身边人就这么称呼巨灵叔的。”

   “反正巨灵叔很厉害就是了。”

   马儿朝着散关方向,快速前行着,疾驰的身影,渐渐和夜色融为一体。

   距离秦宗最后的总攻,越来越近了!

   整个洛神,都陷入凝重紧张的气氛中。

   没人知道,秦宗总攻扶风防线的依仗是什么,到底是不是两把神武,还是其他的,一切都未曾可知。

   使人们最为恐惧的,便是对未知的恐惧。

   将近一周,秦宗没再出来过。

   平静的有些可怕,对面秦宗的两座大城,安静的连城内的喧闹声都听不到,就像两座空城一样。

   但这样的平静,却更像暴风雨到来前的安宁。

   对面越是平静,越是让洛神人们感到担忧。

   洛神也完全笼罩在肃穆平静之下。

   第二天夜晚。

   平冀按照秦墨命令,来到了中立区域:灵长兽区,见到了在岩洞里闭目打坐的神无明。

   “这令牌,是秦组长让我转交给的。”平冀将神钥交在他手上。

   “他说了,快百天了,上古战场入口,也估计快能打开了,再过几天,就是过年的日子,他想着们拿上神钥后,就能早早赶上华夏过年的光景,能回去过个好年。”

   平冀如实转达秦墨的话。

   神无明把玩手里的神钥,缓缓点头。

   平冀看了神无明一眼,也没多余废话,“钥匙给了,先离开了。”

   “洛神怎么样?秦墨那小子人呢?”

   平冀走到岩洞口时,神无明忍不住问。

   “局势挺不好的。”平冀转过头来,唠家常的说,“明天就是秦宗最后扶风总攻了,秦宗手里好像有很大底牌,秦组长去了一趟南寒,帮洛神拿到了天工神石,现在在铸剑场,铸剑承霄渡天谴。”

   “秦组长和神樱,是现在洛神唯一的希望了。”

   “就算承霄渡过天谴,入神境,希望却也渺茫,不过有希望,总比没希望来的好。”

   神无明呆愣在原地,好似他的话,他没听到。

   他看向岩洞远处的芭蕉树,树上的香蕉随着寒风轻轻摇晃着。

   “替我谢谢他。”过了良久,神无明道,“我们神三终于能回华夏过个正常年了,这一直是我们期待的,不是吗?”

   他像是在问平冀。

   又像是在问自己。

   平冀只是笑了笑,附和的点点头,便离开了。